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卓轩轻轻抚了玉笛,叹了口气:”真是难得.”
  我有些感慨:”这笛子一看就是好东西,什么样的人能送出这样的东西呢?”
  卓轩微微一笑,眉眼间俱是沧桑:”能做出这玉笛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难为她费心费力帮我做好,我却无以为报,实在是造化弄人.”
  我好奇:”能说来听听吗?”
  卓轩轻叹一口气,像是低语一般:”那年我心里很是难过.
  
  难过的时候能做什么呢?
  卓轩漫无目的的在山间游走,不知道翻过多少山,越过多少岭.
  人就是这样,当你越是想忘掉一种伤心的时候,伤心偏偏如影随形.
  心里面难过,走多少路都是枉然.
  就在卓轩漫无目的的游荡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子.
  大红的衣衫,眉目灵动.
  蹲在溪水边轻轻擦拭着什么.
  卓轩停下脚步,走到溪边想喝水.
  那女子见他如此,用手里的东西盛了一碗溪水给卓轩.
  溪水清澈,这盛溪水的东西晶莹剔透,能看见端水的手.皓腕如玉.
  女子跟卓轩说:”我看你一脸愁苦的样子,越这么走下去越觉得自己尝尽人间悲喜,你不如别走了.”
  卓轩很诧异,与这女子素昧平生,什么人能说这样的话?
  女子笑笑,拿出一个笛子:“我与你吹一曲如何?”
  卓轩没有说话。
  女子将笛子横在嘴边。
  此情此景。
  你能想象得出青山碧水之间,一个女子红衫翩翩,眉目如画,轻抬皓腕给你吹奏一曲的感受吗?
  曲声轻灵,飘散在山水间。
  多日不曾感觉到的疲倦涌上心头,卓轩只觉得既然已无可哀伤,不如休息。
  坐在山涧旁,溪水潺潺,笛声袅袅。
  
  笛声中,卓轩终于想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笛声停止的时候,卓轩站起身来,冲红衣女子轻轻一揖:“多谢姑娘。”
  女子微笑:“你若是喜欢笛子,不如我给你做一个?”
  卓轩低吟:“做一个笛子耗时太久,在下可能等不及。”
  女子笑了:“可是我看你心结太重,有一个笛子相伴身边没事了可以解解闷,不多收你钱的。”
  卓轩想要推脱,就听那个女子有些寂寞的说:“你别说不要了,我总想花时间好好做一个笛子,不为钱,不为利,就只想好好做一个笛子,但是别人都是花钱让我来做,要做什么样的他们早就心里清楚,我不过就是一个笛匠而已。你不想要笛子,你却能听懂我的笛子,我想好好给你做一个,今生今世,或许我倾尽全力,也就只能做这么一个笛子罢了。”
  说罢,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卓轩。
  卓轩无语。
  女子微笑:“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好刻在笛子上。”
  卓轩说:“我姓卓,卓越的卓,气宇轩昂的轩。”
  那女子低声念了一遍,抬起头,满眼喜悦:“我记住了,等笛子做好,我去找你。”
  卓轩看着女子,终是没有停留,匆匆离开。
  也只不过就是以为随口一说而已,茫茫人海,连地址都没有留下,或者说,连地址都没有,从何而找?
  就这么一面之缘罢了。
  
  然而今天这笛子就这么放在卓轩眼前。
  千金一诺。
  卓轩轻轻抚着笛子,眼神飘忽,不晓得在想什么。
  我问:“你会吹吗?”
  卓轩扭头看看我,轻轻拿起笛子,脸上悲喜不明感慨万千,种种复杂最后归于平静。
  横举玉笛,轻轻吹响。
  怎么说呢,我这个人耳福就是好。
  这一曲笛声悠扬清越,当真此曲只应天上有。
  只不过清越中透着三分无奈三分悲凉,听得我忍不住的哭。
  而站在窗前吹笛子的卓轩,泪眼朦胧中,仿佛一袭青衫,离得似远还近,飘逸中还带着三分寂寞。
  
  一曲终了,卓轩看着我流眼泪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拿手帕替我轻轻擦了眼泪。
  我靠,这年月还有男人随身带手帕?!真服了他。
  说实在的,这个动作很琼瑶,但是很不管用。
  我抬头看着他:“我没带纸巾,你手帕能借我用一下?”
  卓轩点头,我拿过手帕,用力擦了擦脸,犹豫了一下,擤了擤鼻涕,这下总算清爽了。
  看着手帕,我很是不好意思:“对不住啊,我替你买条新的去。”
  卓轩微微笑了:“不用,送给你好了,帅哥送给你个手帕还不洗干净供起来以作相思之念?”
  阿呸,我就是命不好,认识的除了孔雀就是孔雀。
  把手帕揣回兜里:“你去丽江不?”
  卓轩摇了摇头:“一去5天时间太长,我留在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去吧。”
  我颇有些失望,沉痛的摇摇头:“本来想借机培养培养感情,算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就听卓轩在身后把刚才那声还给我。
  命,这就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