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到了办公室,收拾完以后已经九点了,眼见着小徐晃荡晃荡的出现在我眼前,手里面拿着两个馒头夹油泼辣椒。我劈手夺过一个,咬了起来,说实在的,小徐妈妈做的辣椒真是我吃到过的天上地下最好吃的油泼辣椒。
  小徐笑眯眯的问我:“还是先来办公室了?”
  我哼了一声,刚要没好气的控告大江,突然间转了念头,堆起一脸神秘的微笑,冲小徐招招手:“有新闻呦。”
  小徐一脸猥琐的凑了过来:“什么什么,昨天又碰见哪个帅哥了?”
  “我呸。”我白了小徐一眼:“今天早晨我给大江打电话……”balabalabala…
  正在我说得口沫横飞,小徐听得连连惊叹的时候,大江西装革履的迈进门来,看了看我们两个,一脸不屑:“又在这里三八什么呢?”
  小徐叹了口气:“小江江,怪不得你整天对兄弟这么抠门,原来钱都花到泡妞上了。”
  大江更加的不屑了:“胡扯,泡妞用得上什么钱,兄弟我泡妞都是妞倒贴的。”
  我一跺脚:“你们两个无耻男人,把快递单拿来,我这就送货去。”
  小徐从口袋里面掏出快递单,跟我说:“小道,我们昨天去,这人真的一年前就搬走了。”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快递单上的地址:朝阳区望京观天7号楼8单元602室肖志强收。
  普通的地方,普通的人名。
  小徐接着说:“我听这个房子里面现在住的人说他是一年前从肖志强手中买到的房子,价钱还挺低的,真是占了个便宜,肖志强说是工作调动,也没说具体调动到哪里去,反正急急忙忙的办了过户手续就再没联系。”
  我看着单子有些沉吟了,人海茫茫,这让我到哪里去找呢?
  
  大江这个时候开口了:“我看那个人的话也未必就是实话,你看他说话的时候贼眉鼠眼的样子,谁知道是真是假。”
  我奇道:“就算是假,你们又不认识肖志强,他好端端的骗你作甚么?”
  大江有些不耐:“我又没说昨天见到的是肖志强,跟你怎么就说不清,我是说,谁知道我们昨天遇见的是什么人。这个事情是真是假,你再看一看去倒是正经,如果真的找不到,我们这里也有保险箱,先放起来再说嘛,又不急,真是笨。”
  我白了白大江:“小江江,人家一时没想到嘛。”
  说着,一扭一扭得出了办公室,身后小徐狂笑不止,大江愤恨的眼神像小刀子一样唰唰的扎到我的背上。
  我心情大好,笑眯眯得出了办公室,今天好大的风,不过天气还是晴朗的。
  
  敲了半天门,602的门没开,对面601吱呀一声,开了个小缝,一个老太太从小缝里面颤巍巍的冲我喊:“姑娘,别敲了,等晚上再来吧。”
  我挠了挠头道:“大妈,我是送快递的,晚上不上班呀。”
  大妈“哦”了一声,又瞅了瞅我,把门开大了点:“送快递的呀,对面这小伙子白天有时候在家,有时候不在家,说不好,不过晚上倒是从来都在,你晚上来找他准没错。”
  我看了看门:“大妈,对面住的人是叫肖志强吧。”
  大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年月,不象以前,以前我们家属院里面谁是谁一清二楚,邻居们熟的很,现在不一样了,你们年轻人也不爱串门,谁知道这里面住的是谁。”
  我问:“大妈,那里面这个人没搬过家吧。”
  大妈想了想:“没有,要搬家就得有大动静不是,我从04年住进来以后,对面来来去去就是一个小伙子,没见他搬过。”
  正说着,只听602的门卡拉卡拉的响,门里面伸出来一个胡子拉碴睡眠不足的头:“谁呀?”
  大妈很热情的说:“小伙子,这个姑娘是给你送快递的。”
  那个人“哦”了一声,看了看大妈。
  大妈高兴的站着,门开的圆圆的,屋子里面的电视看的好清楚。
  那个人又看了我一眼:“进来吧。”
  
  我刚想迈步进去,突然多了个心眼:“哦,不用了吧,您只要拿身份证我确认一下,您签个字就行了。”
  那个人看了我一眼,红肿的水泡眼突然迸射出一道精光来。
  我激灵了一下。
  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打着哈欠已经进去了,老太太兴致勃勃的看着我:“姑娘,你们是哪家快递公司的?”
  潜在客户?
  我立刻露出上下八颗牙齿,兴致勃勃的说:“我们公司叫幸福快递公司,是以专业快递为主的有限责任公司,是一支为客户提供商务资料、样品、耗材、广宣品及其相关商务物资批量配送解决方案及实施的专业团队,balabalabala…”
  老太太哆嗦着后退了:“姑娘,我火上还坐着开水,我先去看看,你先等着啊…”
  说着,老太太迅速退到了门里面,“咣当”门关上了。
  说也奇怪,房门一关上,整个走廊一下子暗了下来,冷嗖嗖的,简直就像是过去那种黑嘛咕咚的老楼房一样,渗着一股子凉。
  我有些后悔,刚才怎么就这么敬业,留着老太太多聊一会,也好有个伴呀。
  这么想着,突然脖子后面一丝冷风吹过。
  我一个激灵转过头,602的男人穿着睡衣正站在我身后阴恻恻的笑着。
  对,是阴恻恻的笑,我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笑,怎么形容呢,就有点像《黑色大丽菊》里面那个变态刚解剖完尸体的笑。
  我还没开口,他先开口了:“你们倒是锲而不舍,来了一拨又一拨,你说吧,要多少钱?”
  我愣住了:“什么多少钱?”
  变态男神经质的笑了笑:“你们不就是要钱吗,要不然的话早就报警了,三天两头的,烦人不烦人?还换人,以为换了人我就认不出你们了?这次咱们痛痛快快的,你开个价,我给钱,一了百了,以后少再来烦我。”
  
  我看了看身后,老太太的房门关的跟铁桶似的。
  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不要变成伊丽莎白。
  啊,我在想什么?
  
  我扯出一两分笑:“我说,咱们是不是误会了,我真的是送快递的,送给肖志强,送快递的人留下地址就在您这里,要是您本人的话,我把快递给您就走人,要送错了的话,您说一声,我这就走。”
  变态男舔了舔嘴唇,我才发现他的嘴唇干裂开了几个大口子,血红血红的。我两腿一软,就像夺路而逃,没想到变态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卡片来,身份证。
  
  后来我想,如果当时我夺路而逃的话,八成也是逃不掉的,因为我的腿已经抖成琵琶了,不为别的,那个身份证上殷红一片,全是鲜血。我怎么知道是血呢?那血的味道那么冲,既是已经干了,还是能够闻得见血的味道,刺鼻而来,而身后开着的房门里面似乎也源源不断发散出血的味道。我晕头转向的似乎看到房间里面正在汩汩的流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