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时常跟阿彩说,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而且总是不合时宜。
  就像刚才,我坐在竹筏子上,听着笛子和古琴,本来是多么清静幽雅的事情,我却想起和阿彩一起去酒吧。
  现在酒吧里面灯红酒绿,一个美女过生日还免费给我们一人送了一杯酒,我却一个人窝在角落里面琢磨着我的不合时宜。
  阿彩长发飘摇,喝着红红绿绿不晓得什么的酒和不认识的一群人聊西藏,看起来摇曳多姿。
  我叹了口气。
  一阵香风。
  一个美女微笑的坐在我眼前,醉眼朦胧。
  我也冲她举杯。醉了的美女别有一番风情,我喜欢看。
  我想,我经常喜欢看美好的人,但是为何我却总觉得生活如此艰难?
  从逻辑上来说,这两者之间可能没有必然联系,又或许我也有点醉了。
  美女放下酒杯,跟我说:“你看起来平凡普通。”
  我“哈哈”大笑,心情突然间好极了,对面这个女人是个很好的谈话对手,更何况我不认识她,不用斟酌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美女看着我笑,也笑,眼角眉梢俱是风情,酒杯中浓浓的世间百态。
  我点支烟看她:“你有话跟我说,那就说吧。”
  美女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是艳丽无匹,渐渐地和杜若几乎要不相上下,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这个女子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蚀媚入骨”。
  烟雾中,美女斜挑向上的凤眼中媚到极致也张扬到了极致,这样的女子哪里是世间女子?
  美女也笑:“我叫风泠。”
  我一愣:“风铃?“
  风泠笑,拉过我的手,涂着梅花图案的长指甲在我手心里面画。
  我拍拍她的手:“你这么写纯属捣乱,写在桌子上我看。“
  风泠斜睨我一眼:“你这个人不但平凡普通还不解风情!“
  我笑,不说话。
  风泠用红颜色的酒在桌面上写下风泠两个字。
  和风泠的长相决然不同,风泠的字苍劲有力,锋芒毕露,倒像是一个男人写出来的一样。
  我欣赏。
  
  风泠抹去酒水,看着我
  我看着风泠。
  其实吧,就算风泠不跟我说什么,我这么看着她也挺赏心悦目的。
  风泠就笑了,跟我说:“你是做什么的呢?“
  我发愁,这姑娘到底想干什么?我叹气:“你呢?你是不是想让我也问问你?“
  风泠有些吃惊的笑:“我是做笛子的。“
  我看着风泠白皙优雅的手,嗯,有几分艺术气息。
  风泠突然把脸凑向我,凑得那么近,几乎吓着我。
  风泠的嘴里一丝酒气都没有,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冷冷的香味,有点像是山间树叶的香。
  我巍然不动。
  爱笑不笑的看着风泠。
  风泠突然朝后撤去,同时哈哈大笑,笑的张狂无比,笑声中,我看见一个人,五短身材,长宽高1.5米,肥胖臃肿。
  
  我倒抽一口冷气。
  这个身影我真是过目难忘,想我办公室里面的那张沙发还没买呢。
  客户坐在我身边,风泠不知去向。
  好吧,我活见鬼。
  我看着客户,客户看着我。
  我想,我要是想喝醉的时候应该是可以喝醉的,但是我现在面对的谁知道是人是鬼是精是怪?总之一句话,只要她是个女的,我就不能跌份。
  我挺直腰杆,笑眯眯看着客户,也不知道这胆量来自何方:“笛子已经送给卓轩了,不晓得还有什么吩咐?“
  客户瞪着我,我笑眯眯。
  我想说的是,我的生活就是一个茶几,就算我想自己颓废一下也有人过来提醒我输人不输阵。
  不晓得过了多久,客户开始微笑,微笑,微笑中,风泠变回原来的样子。
  艳媚入骨。
  我揉了揉脸,长时间微笑脸有点僵硬。
  风泠轻轻靠在桌子上:“我第一次见他,他那么失魂落魄的。“
  我不说话,听着风泠说话。
  风泠似是跟我说也似是自言自语:“我吹笛子给他听,他笑了,我想,如果我能够从此与他在一起多好?“
  “他仿佛看出了我的身份,他又不在乎我的身份,他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我想,总有个东西能够令他在乎吧,我要送他一个他忘不了的东西,让他在乎。“
  我看着风泠。这个故事我渐渐明白了,风泠就是卓轩在山中遇见的女子。想象一下穿着红衣服的风泠,在山风中溪水畔微微一笑,该是多么醉人?卓轩当时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能够遇到如此动人的女子而不停留?
  风泠接着说:“我进入昆仑山脉,一去三百年,找到昆仑殇玉,又花尽一百年雕成玉笛,这个玉笛耗尽我心神,我想此生此世我再也雕不出来这么好的玉笛了。“
  “玉笛做成了,我却害怕见到他,这么多年了,他万一忘了我,我该怎么办?“
  风泠的眼光有些黯然,靠在桌子上慵懒疲惫中,悲伤一点一点涌出来。
  我突然很同情风泠。
  “他没有忘记你。“
  风泠睁大眼睛坐正了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