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秋秋是我大学时期的室友加死党,此人极其懒惰,懒到能跟我说出”包办婚姻就是好,省的自己出去找男朋友这么麻烦.”这种令人发指的话出来.
  当然,当秋秋和我一样渐渐步入剩女行列中时,秋妈妈终于以行动来实现这句话了,现在的秋秋经常在节假日将要到来时陷入极端的纠结中,在强烈的想家情绪和强烈的对无休无止的相亲的畏惧中间苦恼.苦恼的结果就是对秋小妹不断教诲:”要是有合适的男孩子就谈着,别整天一个人窝着,也别整天和同宿舍那些糊里糊涂的姑娘们窝着.”
  我愤恨:”谁整天糊里糊涂的,想当年姑娘我还是青春有为很有奋斗目标的大好青年.”
  秋秋把我踹开:”你当年除了看武侠小说就是写武侠小说,你就看看你的偶像古大侠的照片吧,幸好你梦想没有成真,要是按照当年写小说的疯狂劲写下去还指不定长成古大侠那样呢,那个时候你就真悲催了.”
  我看着秋秋把自己塞进一件花里胡哨的昂贵的裙子里,小腰身还风骚的扭两扭:”我说秋啊,你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典型代表.”
  秋嗤笑着我喷香水:”谁说我伤悲了?我在奋发图强!起码我现在揪住了青春的尾巴在飞驰,你就继续嘲笑我并宅着吧.”
  说罢挽起小皮包登上高跟鞋,看着我跟小跟班似地帮她关上门,就差帮她拎裙摆了.
  
  受严重刺激的我在街上悠悠荡荡,街上红男绿女出双入对,我拿着杯奶茶努力加餐饭.
  不小心被谁猛的一撞,手中奶茶泼了一手,幸好还不烫。所以你看,人倒霉了就这样,事事不顺心。
  抬头看,一个小老头子长的古里古怪,一个油光锃亮的圆脑袋上眼睛也圆圆的,胡子却很长,长及胸口。我一直认为长胡子有种非常飘逸的感觉,但是当一个身高不到1米5的人留着一大把乱蓬蓬的长胡子时,就和飘逸两个字拉不上关系了。
  我打量着小老头子,小老头子发怒了:“看什么看,没见过你爷爷我这么帅的人吗?”
  我张口结舌,得,我还是继续走我的路吧,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老头子看我转身要走,一把拉住我:“喂,你怎么一句话不说就要走?”
  我想了想,不能说话,这人八成神智不正常,要是我一开口还不知道有什么罗嗦事情。
  我拉开他的手,还是要走,就听一个清清脆脆的声音说:“算了,爷爷,这个人八成是个哑巴,你就是问也问不出来。”
  我左右看,嚯,好漂亮一个小丫头,小丫头穿着一身红彤彤的仿古衣服,梳着两个小发髻,眼睛亮晶晶,嘴巴像樱桃,大概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好可爱啊,也不知道家长是谁,仿古仿得有模有样,真是有品位。
  小丫头看我,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笑了,小脸蛋就跟小苹果一样,怎么看怎么可爱:“阿姨,你会说话吗?”
  我张口结舌,首先,我这么老了吗?你叫我阿姨?其次,姑娘,你也不小了,说话别这么装嫩吧。
  我板着脸:“我当然会说话。”
  小丫头咯咯笑了,拉住我的手。
  小手软绵绵,真是可爱,这丫头还真自来熟,要是遇见人贩子就悲惨了。
  我看小丫头这么可爱,也绷不住和缓了一些:“你有事情吗?小妹妹?”
  小丫头精灵古怪的大眼睛一闪:“你是让我叫你姐姐对吧?”
  我咧开嘴呲出牙齿:“你说呢?”
  小丫头咯咯笑:“好姐姐!”
  哎呦,我立刻骨头就松了几两,这谁家孩子这么讨人喜欢。
  小丫头接着说:“姐姐,我闻着你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你认识我夫君对不?”
  我又一次张口结舌了,你夫君?你有夫君了?你这么丁点大还有夫君?!你知道“夫君”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不?你咋个不说“丈夫”或者通俗一点“老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