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接下来的事情咋个说呢,小姑娘悲愤的扯住阿穷的一角,一边哭一边数落一边擦鼻涕.
  “夫君啊,你丢下妾身一个人孤苦伶仃,这日子过的我心里面苦啊!”
  “夫君啊,你这一走,我饭都吃不下,觉也睡不着,都惦记着你啊!”
  “夫君啊,你一个人在外面吃的好不好,住得好不好,你看你都瘦了啊!”
  “夫君啊,这次妾身好不容易找到你,我千里寻夫不容易啊,妾身从此就跟着你,你到哪里妾身到哪里!啊!”
  “夫君啊,你怎么也哭了啊,你是看见妾身激动了是不是啊!”
  “夫君啊,你东看西看的在找什么啊!”
  
  我看着小丫头,这丫头是肥皂剧电视看多了呢,还是<王宝钏><孟姜女>之类戏曲看多了?所以就说,现在的小朋友电视看得太多了是有问题的,你听听这说话,别的不说,就着”夫君啊”这仨字,我怎么听怎么想起杜十娘:”郎君啊,你是不是饿滴晃啊呀乎一乎嘿…”
  被小姑娘蹂躏着得阿穷一脸惊恐万状,左看右看,最后看着我,眼中满是乞求.
  小子,你也有今天,昨天跟我抢绿豆糕的时候那个生猛劲怎么就不见了呢?
  
  不过不管怎么着,阿穷还是留给我了一块绿豆糕嘛,就冲着这点,姐姐我今天就出手相救了.
  我走过去拍拍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姑娘:”丫头,别哭了,你看,阿穷想跟你爷爷说话呢.”
  丫头转头,看着门口笑眯眯站着的小老头,顿悟了:”姐姐提醒的是,阿穷还没给我爷爷见礼呢.”
  说罢松开阿穷,小脸蛋微微一红,推推阿穷:”你还没见爷爷呢.”
  阿穷一见她松手,几乎是扑到小老头脚底下哀嚎:”爷爷,你怎么来了呢!”
  小老头慈祥的扶起阿穷:”乖孙女婿,你们小夫妻两个老是这么不见面也不是个事情啊,老夫这次来,就是想明白了.”
  阿穷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小老头:”爷爷,你真的想明白了?真的?呜呜,爷爷,你终于想明白了!”
  小老头笑眯眯的摸摸阿穷的头:”是啊,你也挺可怜的,所以爷爷我想了想也不让荆浩非把你带回去了,我带着小兰来,你们就在这里成亲吧.”
  阿穷的动作突然间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老头,我瞅着这表情活活是被吓呆了的表情.
  小兰在一边羞红了脸,手里玩着衣角,一副羞答答的样子.
  就听小老头说:”阿兰跟着你了,我也放心,从此你们两个你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再也不分开了多好.”
  就听一声长嚎,阿穷倒在地上竟然昏了过去.
  我靠,这世间多么的欢乐啊.
  就听小老头摇头叹气的掐阿穷的人中:”这孩子到底年纪小,一高兴就昏了过去,阿兰,以后你得多照看着他些,等他一昏过去就猛掐他人中,或者泼一盆水也成.”
  阿兰小姑娘羞涩的点头,眼见着阿穷幽幽转醒,眼中满是欣喜害羞种种复杂.
  
  阿穷却手脚并用的爬到门口:”张大哥,救命啊!再不走,就出人命了!”
  我转头,嘿,张子亮和杜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张子亮估么着看见了刚才那一幕,脸上表情很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伸手扶起阿穷:”好了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老头捋捋胡子:”您二位是?”
  杜若把菜拎进屋子:”我是这饭馆的老板,这位是我们大厨.”
  小老头抱拳:”久仰,久仰.”
  杜若很平静:”承让,承让,不知您二位是?”
  小老头脸上谦虚与自得并存,眉毛与胡子齐飞:”老夫乃是西昆仑玉清上人是也.”
  杜若还是很平静:”久仰久仰.”
  我看杜若虽然说久仰,但是貌似是没有听过玉清上人的名号,没有什么震撼.
  玉清上人脸上很是不忿,气哼哼的接着说:”这就是我家小孙女兰心.”
  杜若还是很平静:”久仰久仰.”
  玉清上人终于忍不住了:”你难道这么孤陋寡闻连我都没听说过?”
  兰心扯扯玉清上人衣角:”爷爷,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没听过也正常.”
  玉清上人撇撇嘴:”我看着小姑娘有几分道行,怎么什么都没听说过,真没见识.”
  张子亮微笑:”得罪得罪,不知二位来有何贵干?”
  玉清上人气哼哼的坐下:”有何贵干?有何贵干?我来嫁孙女,怎么着,犯法么?”
  张子亮笑:”不犯法,不犯法.”
  玉清上人气稍稍平了些,捋捋胡子:”小子,你是不知道,小兰跟小奇自小指腹为婚,两家大人也好,两家族人也好,都是赞同这门亲事的,我这次来,连当年的婚书都带来了,多好的姻缘啊,到时候喝喜酒,请你们统统都来!”
  我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包办婚姻.没想到这个年月还能有包办婚姻,怪不得阿穷那小子一脸苦瓜样,也是,挑媳妇都不能自己挑,人生无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