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玉清上人虽然嘴上说要给阿穷和兰心举办婚礼,但是过了两三天了,还是没什么动静,像是在等人一样,兰心小丫头就和我住在一起了.
  我左看右看,兰心丫头也就是十一二岁左右,这个年龄的小丫头为什么不上学整天琢磨着结婚呢?
  就那么一天,兰心兴致勃勃的看我很久以前收藏的<恐怖宠物店>的时候,我帮兰心梳头发.
  小姑娘头发又黑又亮,摸上去柔柔软软的,真是好头发.这两天我帮她把小发髻梳成马尾巴,又买了两身衣服,小姑娘一下子和我亲近起来.
  我就问兰心:”兰心,你怎么不上学呢?”
  兰心头都不抬:”女孩子不是都不上学的嘛.”
  我很是奇怪兰心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听起来不像新中国一样。
  我问:“那女孩子都做些什么呢?”
  兰心说:“愿意修行的跟着长辈修行,不愿意修行的早早嫁人操持家务啊。”
  我目瞪口呆:“那不出来上学啊?”
  兰心转头看着我,颇有些无奈的样子:“女人上学是为了什么?”
  我想了想:“为了自立自强,能有更多的自由啊。”
  兰心反问我:“那我现在就有很多自由啊,我可以看自己喜欢的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说的自由就是这这些?”
  我想了想:“那你怎么挣钱养活自己呢?”
  兰心有些嫌弃我俗气的样子:“挣钱养活自己这个事情是你们凡人把事情越弄越复杂最后弄出来的事情,我生活的地方很简单,大家衣食住行这些事情都是不必整天萦绕在心的,且不说你修行到了衣食自然无缺,就看天下之大,山高水深,哪里找不到衣食之源?至于住和行,一个人寻求一个立足之处有那么困难么?”
  我摸摸下巴:“感情你生活的是共产主义社会。”
  兰心一怔:“什么是共产主义?”
  我笑:“你生活的是桃花源啦。”
  兰心倒是听懂桃花源的意思,见我的笑没有什么讥讽,便也笑了:“用你们这里的话来形容的话,也差不多了。”
  我很是向往:“你们生活在哪里呢?什么时候把我带去见识见识,没准我身上俗气也能减少几分。”
  兰心笑:“不行啦,自古以来规矩就是我们的人可以出来,但是你们不可以进去。”
  我脑子里面呈现出一副中国地图,你说这地方能在哪里?莫不是香格里拉?
  兰心见我颇有些沮丧的样子,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好啦好啦,我看你们这里不也挺好,你看你们这里高楼这么多,我们那里就看不到,阿穷能喜欢的地方,总有他的道理。”
  我瞅着兰心拍我的样子:“我说兰心,你今年到底多大了?看着你挺小,说出话来还挺成熟。”
  兰心笑:“我今年15啦,前天爷爷在山里面刚给我过完及笄礼。”
  说着,脸色有些阴沉:“就因为我和爷爷相依为命,我的道行又不高,那些前来生事的人我们打不过,如果阿穷在的话没准还能好一些。”
  我好奇:“经常有人来找你和玉清上人的麻烦吗?”
  兰心点头:“是啊,以前阿穷和荆先生还来帮助我们,最近他们两个不在,我看爷爷年纪大了渐渐有些顶不住,所以就劝爷爷出来。爷爷这个人脾气很倔,我要不是拿阿穷当借口,爷爷是不会随我出来的。”
  刚想说什么,就听一声咳嗽,张子亮带着阿穷不晓得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这两个,不好好在饭馆里面呆着,出来作甚?
  我板脸:“我听到敲门声了吗?”
  张子亮嬉皮笑脸爱在乎不在乎的样子:“敲啦敲啦,杜若开的门,你们两个聊天聊得太投入,没听见而已。”
  阿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摸摸下巴,把手伸到裤兜里面又取出来,想说什么,又咽回去。
  我瞅着阿穷的别扭样子真是难受:“我说阿穷,你是相对兰心说什么吧,要是想说话,我们这些闲人赶紧散开。”
  说着起身。
  兰心倒是一把把我拉住:“道茜姐,你别走。”
  张子亮一摊手,耸耸肩:“我去厨房找点吃的。”
  就看阿穷别别扭扭的开口了:“小兰,我不是,我…”
  我看着阿穷,突然就想起自己少年时带来,那个时候喜欢一个人,喜欢的那么尴尬,说什么做什么总是别扭,说完做完总想着一头碰死得了,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像大人一样,能够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面对感情。等现在长大了,能够大大方方坦坦然然了,却发现自己再也没有那么单纯的喜欢一个人了。
  少年情怀。
  我看着外面阳光灿烂,对兰心笑:“丫头,我也去厨房找点东西吃啊。”
  说着,轻轻拜托兰心的手,留他两个在房间里面。
  尴尬也好,不尴尬也罢,人生能有几年少年时?
  等长大了,参了尘,染了杂,方才知道少年心情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