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小心一副眼巴巴渴望的样子看着我,我数他的大楷,写了3篇了,再看小心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我心软,抱起小心往外面走:“走吧走吧,只是说写不完不让吃饭又不说写不完不让看热闹对吧。”小心咯咯笑了,那开心的小样子就像阳光洒满房间。多么可爱的小朋友啊。
  
  到了客厅我傻眼了。谁能告诉我这一屋子红彤彤的颜色是什么时候搞出来的?难不成就刚才一阵巨响就成这样了?
  大红的桌布盖在客厅的八仙桌上,玉清上人兴致勃勃的坐在上座,环顾四方,志得意满。
  荆浩坐在另一首,不动声色,没有表情,只是看了看小心。
  小心紧紧揪住我的领口。
  我抱着小心,冲荆浩讨好的笑了笑。荆浩低头喝茶,只当没看见。
  张子亮拉着杜若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看见小心出来,瞅了瞅荆浩,也都装的若无其事没看见一样。
  卓轩慢悠悠的拉开凳子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不紧不慢也是看热闹。
  
  就听玉清上人清了清嗓子:“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咱们可以开始了?”
  环顾四方,喝茶的喝茶,左顾右盼的左顾右盼,唯一一个睁大眼睛看着他认真听讲的就是小心同学。
  玉清上人颇有些对牛弹琴般的感慨,摇了摇手:“今天,是兰心和阿穷两个成亲的大喜日子,刚才我放了响鞭以示庆祝。咱们条件有限,不讲究那些个繁文缛节的,我就代表兰心的家长,荆浩就代表阿穷的家长,在座各位帮我们做个见证,请新人出来拜天地,成大礼!”
  一席话说完,我瞪大眼睛,不会吧,感情今天人凑这么齐是为这档子事?!
  兰心和阿穷到哪里去了呢?咋不见人影?兰心这结婚年龄符合我国婚姻法规定吗?
  
  玉清上人左看右看,不见两个新人出来,颇有些不耐烦,正要开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杜若忍住笑,转身开门。
  这会能是谁敲门?
  我朝门口看去,门开处,站着两个警察。
  
  话说,这一屋子人虽说除了我以外都有些稀奇古怪的地方,但是我相信这些人都是大大的良民,这两个警察有何贵干?
  就听警察叔叔严肃的说:“附近居民报警说你们这里有爆炸声?”
  我靠,玉清上人这下玩大了。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玉清上人。
  警察的目光也随着众人看向玉清上人。
  玉清上人脑门越发的光亮了:“你们是谁?”
  警察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我们是警察。”
  我瞪大眼睛的看着玉清上人,难不成他想挑战警察?明明看见人家的警服还敢这样问,真是胆大包天。
  玉清上人小眼睛四处瞄了瞄,见大伙幸灾乐祸者有之,惊讶万分者有之,大眼睛扑闪扑闪不明所以者有之,估计明白门口这二位不是好惹的人,便有些着急了,从凳子上跳下来,三步两步的窜到人家警察跟前。
  警察板着脸:“刚才附近居民报警说你们这里爆炸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清上人嬉皮笑脸:“没事没事,我们这里办喜事放了两挂鞭炮,他们没见过世面没见过这么大的鞭炮而已。”
  警察很是看不惯玉清上人不尊重人民警察的样子,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你是什么人,身份证给我看看。”
  玉清上人一愣:“身份证?”
  警察皱眉头:“你身份证呢?”
  玉清上人反问:“身份证是什么东西?警察是干什么的,随随便便就朝别人要东西看,一点礼貌都不懂。”
  我被玉清上人镇住了,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挑衅警察的人,这家伙有苦头吃了,真是为老不尊。
  警察有些生气了:“这屋子户主是谁?”
  我看着杜若,心里面想,这下子杜若也要倒霉了。
  就看杜若回看我。
  
  看我干什么?姐姐你倒是回答警察的话啊。
  正琢磨着,卓轩轻轻踢了踢我,我瞪了卓轩一眼,干什么?
  卓轩撇嘴,站起来客客气气的对警察说:“这位是户主,叫道茜。”
  我一呆,我靠,对啊,这是我的屋子噻,日子过糊涂了,居然老以为是杜若的屋子,再这么下去我也要向玉清上人靠拢了。
  我把小心塞到卓轩怀里,快步走上前,点头哈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户主。”
  说着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毕恭毕敬交给警察叔叔:“您看,这是我的身份证。“
  警察看了看我的身份证,把身份证还给我:“这个老头是你什么人?“
  我从张子亮手里面接过香烟,递给警察,张子亮拖了两张凳子过来,我继续点头哈腰:“两位请坐,两位请坐,这是我老家的亲戚,您吸烟。“
  警察不吸烟,看着我:“你们这里的爆炸是他搞的?“
  我点头:“对不住啊对不住,放了两挂鞭,声音吵了点,对不住。“
  警察皱眉头,看我:“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放鞭炮干什么?“
  还没等我说话,玉清上人抢道:“我孙女成亲,我放挂鞭怎么了?“
  话音刚落,就听兰心的声音说:“爷爷。“
  所有人包括警察循声看去,兰心穿着大红衣服,有些羞的站在屋子里,阿穷有些愁眉苦脸的站在兰心身后。
  警察看着兰心那副小丫头的样子,皱眉头了。
  玉清上人骂兰心:“真是磨磨唧唧,赶紧拜堂,耽误了时辰可不好。“
  警察问:“这丫头多大了?“
  玉清上人赶紧的说:“老大不小了,15了!“
  警察脸色一变:“身份证给我看看!“
  玉清上人跺脚:“你们这两个人怎么夹缠不清,总朝我要身份证身份证,身份证到底是啥你也给我说清楚啊。“
  我张大嘴巴,还没等我说话,警察翻脸了:“没有身份证?你到底什么人,户口在哪里?“
  玉清上人看警察一脸的不好惹,也有些个退缩,转而求其次,看着荆浩:“荆先生,这两个人到底是干嘛的?“
  荆浩看着玉清上人,简洁明了:“公门里的人,捕快。“
  我震撼了,我靠,这玉清上人难道真不知道警察是什么人?捕快,他咋不说六扇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