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登陆上来看一眼,话说我也很热爱这篇小说啊,这两天主要实在太累了,就没有更新,今天贴上来一篇旧帖子大家先将就将就,争取今天能更新
  
  《如梦令》
   有的时候,相遇的那一瞬间,宛如一梦.
    王泽遇到苏眉的时候很偶然,王泽刚好从苏眉的窗下走过,就是那么不经意的一回头,看到了苏眉.
    苏眉正对着一张画纸不知在思量什么,蛾眉微蹙,皓腕轻抬,是想画什么东西吧,然而就这样对着画纸怔着,似乎不晓得如何下笔一般,眉间似喜似忧,究竟是何喜何忧呢?王泽无从而知,两人一个窗外,一个窗内,均似痴了一般。满庭竹影潇潇,鹦鹉倦语.
    然后呢?。
    然后王泽便回家了.
    很久以后,王泽都不知道自己那天为什么会看到苏眉,那九曲回廊为何能通到苏眉的闺房自始自终是王泽不能想明白的一件事.
    灯影下,王泽随拿着一卷汉书,却满脑子都是苏眉的影子,苏眉到底想画什么呢?那么的惘然。
    香风微飘。这味道似乎是苏眉的味道。王泽想,于是王泽又笑了,他根本不知道苏眉的味道是什么。但是想象中应该和这种味道差不多吧,那淡淡的菊花的香味,恰似人淡如菊。
    一抬头,苏眉就在眼前,似一场梦.
    淡青色的衣裾似流水般长曳着,蛾眉淡扫,樱唇如丹.
    ‘先生,我走累了。’。
    王泽一时间无措了,那西厢下的故事,那些才子佳人的传说他本以为是书生寂寞时的杜撰而已,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些事情的发生.
    茫茫然的让出自己的小竹椅,王泽看着灯影下的苏眉,苏眉眼波流转,笑意宛然。
    是梦吧,王泽想.
    苏眉于是打开一幅画轴,对王泽说:“久闻公子诗话双绝,不知能否为妾身画幅小像呢?”
    如此,王泽怎好推却,怎好拒绝?。
    铺开画纸,备好笔墨,王泽细细描画着,尽他的所有。也就是此时此刻,他为自己所知所学的一切感到自豪,那平日里为家用奔波的愁苦和自责荡然无存.
    苏眉微微笑着,说不尽的温婉动人,可是为什么眼角眉梢有总有那么一丝的愁苦挥之不去呢?
    苏眉问王泽:“先生平日里最喜欢什么呢?”。
    最喜欢什么?王泽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少年时向往鲜衣怒马,快意恩仇,跨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现在呢?现在但求家人温饱健康,闲时钓几尾鱼,看几卷书罢了。
    苏眉微笑,笑容里却是说不尽的怅然:“先生所求,最是平常,却也最是难得。”
    王泽自己何尝不知?眼见两鬓将白,却依旧一事无成,说什么功名利禄,多少人中才有那么几个如凤毛翎角般的脱颖而出,然而虽明知名臣良将终与自己无缘,可是这一抹不甘却那么的不愿离去缠绕久久,终究是心意难平.
    心思一乱,那笔下不由一颤,头上钗环便微有些乱了,苏眉探过身来看,王泽但觉一阵幽香如鼻,心中纷乱.
    苏眉微微笑道:“先生纵使笔墨有误,却也是误的有情有致,这钗不斜时毫无生机,斜了一下却倒有个名目了,叫做:坠凤钗。”说罢,在钗上略添几笔,果然生趣盎然.
    王泽看着灯影下苏眉的脸,但觉此刻若能长久,便是神仙也不换.
    然而画终有画完的时候,画完时,天□明,苏眉看着画良久,终于长叹一声:“多谢先生偿我心愿。”说罢翩然而辞.
    王泽惘然若失的坐着,这一切仿若一梦,或许也真是一梦呢?。
    不知过了多久,妻子进来书房,看着王泽:“又看了一宿书啊,你知道么,苏家大小姐昨晚病逝了。”
  
  《如梦令完》